最新消息
当前位置: 正文

一下多亏了6亿!又见A股公司业绩大幅下修 逾期债务超40亿!股价跌停

2019-04-23 12:33

阅读:289

  因为实控人筹划将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给中国蓝田,使得东方金钰(600086)在今年年初一度备受关注。在上交所的强监管压力之下,一场闹剧草草收场,东方金钰与中国蓝田控股权转让交易最终告吹。

  如今,东方金钰又因为下修2018年业绩预告,而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公司的二级市场股价也应声下跌。

  截至e公司记者发稿时止,东方金钰报于4.74元,股价跌停。

K图 600086_1

  从预亏9至11亿元到预亏16至17.5亿元

  1月31日,东方金钰曾发布业绩预亏公告称,预计2018年年净利润将同比出现亏损,实现净利润-9亿元到-11亿元,每股净利润-0.67元到-0.81元,变动区间-489.44%至-575.99%。

  彼时,对于公司2018年业绩大幅预亏的原因,东方金钰给出的解释是, 公司2018年度因债务逾期未归还对公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业绩预亏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亏损,主要原因是债务金额较大产生的利息费用较多;以及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按照计划,东方金钰将于4月29日披露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孰料,就在距离东方金钰正式披露2018年年报仅有6天的时候,公司却突然宣布下修2018年业绩预告。

  东方金钰4月22日晚披露的公告显示, 经财务部门再次测算,预计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法定披露数据)相比,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亿元到-17.5亿元。与此前的2018年业绩预亏公告相比,东方金钰如今预计的亏损金额扩大了7亿元-6.5亿元。

  对此,东方金钰解释称,公司于2019年3月收到深圳国际仲裁院关于向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承担差额补足义务的裁定书,于2019年4月17日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的案号为(2019)粤03执259号之一的执行裁定书,于2019年4月16日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的案号为(2019)粤03执259号之二的执行裁定书,公司财务基于自身专业判断核算,确认该事项对公司净利润预计产生约6亿多元的营业外支出。

  下修业绩预告,被二级市场理解为是利空消息。东方金钰在4月23日开盘之后,股价跳空低开逾5%,之后即呈现震荡调整走势。截至e公司记者发稿时止,东方金钰报于4.74元,股价跌停

  如无法按期披露年报上交所将公开谴责

  东方金钰大幅下修2018年业绩预告,与前期预告业绩差异较大,也引发了上交所的高度关注。4月23日晚,在东方金钰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后,上交所第一时间向其下发了监管工作函。

  上交所在监管工作函中表示,东方金钰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勤勉尽责,不断提高上市公司经营质量,大力强化公司治理和规范运作,认真学习中国证监会和上交所关于年报编制的有关规定,按要求履行本次年报的披露义务,切实提升年报信息披露的真实性、有效性,充分揭示相关经营和治理风险,为投资者决策提供充分依据

  上交所提醒东方金钰应当配合年审会计师的审计工作,提供充分、必要的财务资料。年审会计师应当严格按照审计准则的要求,勤勉尽责,保持独立性,对财务报告履行充分、必要的审计程序,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发表恰当的审计意见,切实承担起中介机构的责任,保护投资者利益。

  目前,距东方金钰2018年年度报告的法定披露期间仅6个交易日。为此,上交所提醒东方金钰及年审会计师应当积极配合,做好定期报告的编制、审计和披露工作。

  如东方金钰无法在2019年4月30日前完成本次年报披露工作,上交所将按照《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实施停牌,同时将按有关规定对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员予以公开谴责。

  年初至今已多次收监管工作函和问询函

  实际上,今年年初至今,东方金钰已经多次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和问询函。东方金钰今年2月2日公告称,实控人赵宁、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100%的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蓝田)。待转让完成后,中国蓝田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后者实际控制人则将变更为中国蓝田。

  中国蓝田注册地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农展馆南里11号,法定代表人瞿兆玉。瞿兆玉、中国蓝田和昔日因为财务造假而退市的蓝田股份颇有渊源。中国蓝田时为蓝田股份的母公司,中国蓝田法定代表人瞿兆玉也时为蓝田股份的法定代表人。

  为此引发了业界的高度关注。东方金钰也是先后在2月10日、2月17日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2月12日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在上交所的强监管压力之下,一场闹剧草草收场。东方金钰2月27日晚间公告,因中国蓝田仍未就其身份、主体资格、资信情况及收购的合法合规性等提供说明及相关证明材料,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宁审慎决定终止本次收购事项。

  之后,上交所又因为东方金钰的员工持股计划相关事项,于3月12日向东方金钰下发了问询函 。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年初至今短短的4个月时间里,东方金钰已经多次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和问询函,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司治理和信息披露方面存在着问题。对于短期内多次被交易所下发监管工作函和问询函、甚至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公司,投资者理应保持一份警惕。

  不容乐观的公司基本面

  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作为国内唯一一家以经营翡翠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东方金钰的基本面情况难言乐观。除了下修2018年业绩预告之外,东方金钰还出现多笔债务逾期未能偿还的情形。截至4月18日,东方金钰到期未清偿债务逾期本金达到40.61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债务逾期事项可能会对其他债权人对东方金钰的信心造成影响,东方金钰正面临资金急剧紧张局势。按照东方金钰此前的公告,目前部分债权人根据债务违约情况已经采取提起诉讼、仲裁、冻结银行账户、申请财产保全等措施,公司或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的情况。上述情况将增加公司的财务费用,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造成一定影响,同时进一步加大公司资金压力,并对公司本年度业绩产生影响。

  另外,因为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东方金钰还于1月16日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

  指望控股股东和实控人施以援手似乎也不现实。东方金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所持公司的全部股票被质押、冻结和多次轮候冻结,如处置质押股票可能对公司的股票交易有重大影响,或导致东方金钰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虽然公司基本面欠佳,但是东方金钰的二级市场股价却不断受到资金的炒作,并在今年1月至3月期间多次出现连续涨停走势。即便是在披露了终止公司控制权转让的情况下,东方金钰的股价仍然在3月4日至3月6日连续收出3个涨停板。从之前披露的龙虎榜数据看,游资依然是炒作东方金钰主力,在东方金钰股价出现连续上涨之后,有机构专用席位选择顺势卖出。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0条评论

您不能发表评论,可能是以下原因

登录后才能评论

IPO新闻

更多

新股要闻

更多

再融资动态

更多

并购新闻

更多

财经人物

更多

财经杂谈

更多

金融服务机构推荐

更多
    暂无推荐机构信息

上市公司推荐

更多

媒体报道:

客服热线(工作时间:9:00-18:00)

010-85654921

客服邮箱:service@niun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