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当前位置: 正文

高盛董事长对话钱颖一 纵论股市互联网亚投行

2015-06-11 14:18

阅读:1585

ad

1.jpg

“你无法提前辨认泡沫。”6月10日,高盛集团董事长兼CEO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 )回答清华学子“下一场金融危机何时到来”时说。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犀利的引导下,贝兰克梵的话题覆盖美国政治经济现状、亚投行、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互联网金融、市场周期等各个方面。

在整场对话中,贝兰克梵多次提到学习历史的重要作用。今年61岁贝兰克梵毕业于哈佛大学社会学专业,2006年接任高盛集团董事长至今。

美国的政治挑战

“美国的高度极化的政治现状并不是政治家的问题,而是选民的问题。选民终将对自己的做法受够了。”贝兰克梵这样回答钱颖一。后者提出,目前对于美国经济更主要的担忧在于政治经济层面,华盛顿和国会的党派政治僵局,导致很多问题无法解决。这一现象颇为令美国的学界、业界失望。

贝兰克梵承认,美国当前的政治现状确实比历史上的很多时期都更为“有害”,但这“并不(仅仅)是政治家的问题,而是选民的问题”。选民选出了那些承诺一定不会(在一些问题上)妥协的政治家。而美国的历史表明,只有有理性妥协,才能有正常运作的政府。

他续指,与经济周期相似,政治周期同样存在,美国现在就处在一个政治周期里。选民最终会对政府由于党派政治办不成事感到“受够了”,不会再支持“从不妥协”的政治家;那时会有政治家站出来说,“我会到华盛顿寻求妥协”,然后这类人会成为最受选民欢迎的政治家。

对于美国的经济复苏,贝兰克梵则表达了相对乐观的看法。他表示,危机后,美国国内对于金融体系有很强的声讨,美国可以说是“从零开始”,社会各个角落对于各个方面改革的声音不断,人们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不过在此过程中,重要的立法被通过、企业大幅去杠杆化、压力测试得以推进、加强对金融机构的监管,美国确实做了大量必要的改革。

如何看待亚投行

如何面对中国的崛起,以及中国在国际经济新秩序中的合理诉求,美国是否显得有应对“失据”之处?

6月初,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在香港表示:亚投行的横空出世“主要是美国国会的错”,因为美国国会持续未能通过IMF份额改革。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Martin Wolf)在3月下旬曾对财新记者表示,美国政府在亚投行问题上处理失当,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府知道加入亚投行的决定不可能获得国会批准、从而也无法取得加入亚投行所需的资金,哪怕数额并不大。

针对钱颖一引述的美国前财长萨默斯(Larry Summers)在亚投行问题上的表态“这是美国失去去全球经济体系唯一担保人角色的一刻“。贝兰克梵表示,美国在过去一段时间称不上是全球经济体系的唯一担保人,而在这一刻也并未瞬间丢掉影响力。

不过他认为,美国确实应该对于不断演变的新秩序更开放,更加顺应现实的变化。他亦举例,“如果IMF是在19世纪初成立,葡萄牙会拥有一票否决权。”

贝兰克梵认为,中国正在走向超级大国的行列,一些人的认识可能落后于现实了。但他也提醒,这样的地位对中国来说也并非毫无代价,随之而来的是责任和问责(accountability),在此前提下,才能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全球经济秩序的联合担保人(co-underwriter)。中国的角色应该更大,中国背负的全球共同繁荣的责任也会更大。

BIT谈判面临挑战

关于正在进行中的中美BIT谈判,贝兰克梵表示,高盛在中国和美国都组织了一系列会议,让商界领袖和政府官员坐到一起,寻求对于BIT的广泛支持。

一位接近BIT谈判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中美双方将于本周交换各自的负面清单,不过从目前情况来看,中方对于美方愿意列出的负面清单“十分沮丧”。

4月下旬,财政部长楼继伟曾在世行/IMF年会期间表示,中方对美方列出的负面清单中的一些内容感到“不舒服”。他解释称,美方在负面清单中列举了关键基础设施、重要技术、国家安全三项,但对此均不作定义;并且在中方在美投资、经营的任何阶段,美国行政当局都有权中止项目,产生的成本由投资人负责。这样的提法增加了中国在美投资的不确定性。

上述接近BIT谈判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目前看来,BIT将不太可能在今年内完成,将可能需要两年才能达成。

贝兰克梵表示,对于自由贸易的长期好处,少有人质疑;但是在短期内,贸易协定的达成对于一些产业和群体可能不利,可能导致丧失一些就业机会。而美国谈判代表过去较少考虑贸易对于就业的影响,这一点未来应该被更多考虑。

钱颖一表示,投资与贸易不同,会产生就业,但是一样会衍生很多其他方面的负面情绪。目前中国在美国的投资环境,比如建一个港口、一条收费公路,乃至一个工厂,看起来都“不太顺畅”。

“确实如此”,贝兰克梵承认,但表示这一问题并不只是针对来自中国的投资,美国(基建)立法气候趋紧是美国国内较普遍的问题。

互联网金融并未“创造生命”

钱颖一提出,“互联网金融”在英语里缺少对应惯用词,但这样一个行业近来在中国异常火热,很多人认为它对于金融业具有颠覆性。

对此,贝兰克梵表示,互联网金融确实可能具有某种颠覆性力量,中国的互联网从业者确实生活在“正确的时代,正确的地方(中国)”,但是也应该意识到互联网行业“并没有创造生命”,历史上也存在其他行业的上升周期,当前仍然有其他行业在扮演创新等重要角色。

“一直以来吸引了最多资金、最具雄心人才的(西方)金融业,一直在努力停留在技术的最前沿。”他颇为自信地表示,并称在高盛的3.4万名雇员中,有9000人服务于技术部门,他们每天都在为新的平台、新技术、新的沟通工具努力。15年前,高盛有6000名交易员负责作股市交易,今天,2000人就完成了成倍于以往交易量的工作。因此,传统金融业也在使用技术、互联网来服务客户。当然高盛更多是在做“高端定制”方面的服务,为大企业提供顾问服务。

“你没法提前认出泡沫”

对于清华学子关于下一次危机爆发可能性的提问,贝兰克梵表示,“不幸的是,我们总会经历一个又一个周期”。泡沫周期从事后来看,源于人们为某个事物疯狂,但是在当时,没人能下结论。

“我们现在面临A股泡沫?明年这个时候回头看我会告诉你答案。我们在经历房地产泡沫?在经历互联网泡沫?如果哪一天某个市场泡沫破裂,95%的人都会说,‘啊,我早就知道’,但是这样的看法只有在事后才能被证明是否正确。”贝兰克梵说。

他续指,中国和美国的监管者,包括被监管者,都需要学习历史。这可以帮助避免一时的激情和兴奋制造的(市场)情绪,而这让市场参与者能为当时所做的几乎所有事情找到理由。学习历史是让人们知道还有周期这样一个东西存在的最好方式。

他认为,银行体系持有了更多的资本,设立了更为完善的机制保障,应该采用那些自动的、不依赖人们“认出”泡沫的防范措施,“因为你没法认出泡沫”。

“我认为全球的监管者已经做了不错的工作,或许完成得太好了,导致在建立保障机制方面出现了一些富余、重复的措施,包括杠杆率等测试和一些限制性措施。”贝兰克梵也趁势对严格的金融监管提出了批评和建议,“最有效的做法是监管者持续地与市场参与者对各自看到的情况进行双向沟通,以矫正监管措施。”

0条评论

您不能发表评论,可能是以下原因

登录后才能评论

IPO新闻

更多

新股要闻

更多

再融资动态

更多

并购新闻

更多

财经人物

更多

财经杂谈

更多

金融服务机构推荐

更多
    暂无推荐机构信息

上市公司推荐

更多

媒体报道:

客服热线(工作时间:9:00-18:00)

010-85654921

客服邮箱:service@niun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