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当前位置: 正文

民企债接连违约下的放贷挑战:门槛收紧了 部分“暂停”了

2019-07-19 03:16

阅读:354

  “现在我们只能向信用评级AA+以上的民企放贷或提供发债融资服务,但在实际操作过程,即便民企达到上述信用评级,能获批的也很少。”7月18日,一位中小银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说。

  如今他更担心的是,随着过去一周多家民企信用债接连遭遇违约,银行对民企的放贷门槛可能会收得更紧。

  “近日整个银行一直在强调信贷风控,一旦客户经理出现信贷坏账,每个月只能拿基本工资,专职负责清收。”他告诉记者。

  记者多方了解到,这位中小银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的遭遇,并非个案。随着近期民企信用债违约风险再度上升,部分银行纷纷收紧了民企信贷门槛。

  “以往我们会关注民企信用评级与抵押物是否充足,但现在除此之外,我们更关注民企经营性现金流能否应对贷款偿付需求。只要风控部门认为企业经营性现金流不足以还本付息,即便民企财务状况与信用评级再好,都会被否决。”一家股份制银行东部分行信贷部门业务主管向记者坦言,尤其是在近日银保监会出台《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后,分行内部迅速加强民企供应链金融贸易背景真实性的自查,导致原先已审核通过的部分民企供应链金融放款被“暂时叫停”。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一段时间银行对民企的贷款投放门槛,还将会随着民企信用债违约事件增多与供应链金融风险凸显而持续收紧。”他说。

  供应链金融投放“波折”

  记者多方了解到,在去年相关部门鼓励银行加大民企信贷投放后,不少银行都增加了民企供应链金融贷款投放额度。

  “毕竟,供应链金融业务讲究信息流、商品流、现金流合一,银行也是根据民企提供的发票与合同单据给予放款,相对坏账风险比较低。”上述业务主管向记者透露,为了进一步控制供应链金融坏账风险,他们还要求产业链上下游民企将相关账户注册在自己银行旗下,从而形成一个资金闭环,让银行能及时了解供应链放贷资金流向,避免资金被挪用。

  他直言,这也是过去一段时间他所在银行供应链金融信贷坏账持续保持在较低水准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今分行突然要求自查民企供应链金融业务贸易背景真实性,甚至叫停了部分已获批的业务,一下子让我有点措手不及。”他感慨说。部分民企直接找他抱怨——是不是银行又开始抽贷了?

  多位江浙地区民企负责人向记者直言,此举对当前民企资金链的冲击相当大——由于经济增速放缓,目前他们外贸业务与内销业务的收款账期被拉长至3-6个月,因此他们只能通过供应链金融贷款支付上游原材料采购费用与部分日常经营开支,一旦供应链金融贷款被“叫停”或暂缓放款,他们可能面临更大的资金周转问题。

  “我们内部初步估算,若供应链金融暂缓放款,我们只能再度找民间借贷解决资金周转问题,相应的年化利息成本要比银行高出15个百分点,但我们产品净利润率不到7%,等于做一单亏一单。”一家江浙地区工程机械制造出口企业家向记者直言。目前他们已联合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带齐发票、采购合同等相关资料,希望银行能尽早恢复供应链金融放款。

  但他表示,目前相关进展并不快,一方面是银行风控部门会逐笔核查供应链金融放款的贸易背景真实性,另一方面银行合规部也在调查银行员工在整个业务操作流程的规范性,比如是否面签,相关合同签订人是否存在“一个姓名,两个人物”(有人冒名顶替)等违规操作现象,以防范民企掺入虚假合同套取供应链金融贷款以偿还其他债务或贷款,将风险最终留给银行。

  “如今我最担心的是,如果贷款投放门槛被收紧,下半年我们针对民企的放贷指标很可能难以完成。”上述业务主管指出。

  放贷挑战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近日多家民企信用债违约风波再起,部分银行对民企的信贷审核侧重点随之迅速调整。

  “即便民企信用评级超过AA+且财务状况良好,现在能获批的也很少,因为风控部门将注意力都放在民企经营性现金流能否覆盖信贷或发债本息兑付。”前述中小银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向记者直言,他所在的银行内部对近期民企信用债违约原因进行分析发现,相比欧美国家民营企业在债务违约前会出现经营性资金链枯竭的状况,中国民企往往在债务违约前保持现金流相对良好,这背后,是民企通过大量民间借贷或其他渠道融资填补了经营性资金流缺口,将自己包装得格外“财大气粗”。

  通过多方排查,部分民企之所以出现经营性现金流不足,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将不少资金投向房地产等项目盲目多元化扩张;另一方面则是他们对原材料价格上涨、生产产品价格下跌缺乏风险对冲机制,导致自己时常不得不花费额外自有资金(或寻求民间借贷等)高价采购原材料,导致经营风险骤增。

  “因此风控部门最近一直在加强穿透式监管,一是通过大数据收集分析,了解民企及其关联公司的对外投资状况,评级是否存在大量短借长投现象,以此收紧贷款门槛免遭民企资金链断裂冲击;二是考察企业是否针对原材料价格与生产产品价格大幅波动,通过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等手段采取风控对冲措施,从而锁定生产利润与经营性现金流回笼额度。”他指出。

  比如今年以来铁矿石价格上涨导致江浙地区不少民营钢铁企业产品利润从逾千元降至400-500元/吨,且钢材销售压力有所加大,若这些企业没有通过期货市场套期保值锁定铁矿石焦煤采购成本与钢材销售价格(从而稳定生产利润与销售额),他们就不打算持续给予信贷支持。

  一位江浙地区民营钢铁企业财务总监也向记者指出,近期银行的确更热衷向擅长套期保值锁定利润空间与销售额的钢企放贷。

  “但不同银行对此的放贷态度也不一样。”他指出,部分银行担心民营钢企在套期保值的名义下开展投机交易,反而增加了企业经营风险,因此他们一旦发现企业在期货市场的投资额度较高,反而收紧了贷款额度。

  一位江浙地区中小银行风控部门人士向记者无奈表示,这背后,是他们发现不少民企看似建立了套期保值业务部门,但整个风控流程与操作决策依然存在民企老板“一言堂”现象,令所谓的套期保值最终因为个人逐利需求,沦为投机行为。尤其是不少民企为了避税,以老板个人名义在期货市场开设账户开展期货投资,更难以形成有效的套期保值风控约束机制。

  “不过,我们现在面临的更大民企放贷挑战,是近期日韩两国贸易纠纷导致不少当地电子产品出口企业遭遇上游产品价格大幅上涨与采购量不足等问题,可能会影响订单交付,因此我们正在观望是否采取相应措施规避风险。”他向记者指出。近日他们与当地相关部门也在讨论相应的金融解决方案,避免相关民企遭遇采购困难与资金抽离双重打击,拖累企业信用债与银行信贷遭遇新的兑付违约风波。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0条评论

您不能发表评论,可能是以下原因

登录后才能评论

IPO新闻

更多

新股要闻

更多

再融资动态

更多

并购新闻

更多

财经人物

更多

财经杂谈

更多

金融服务机构推荐

更多
    暂无推荐机构信息

上市公司推荐

更多

媒体报道:

客服热线(工作时间:9:00-18:00)

010-85654921

客服邮箱:service@niun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