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当前位置: 正文

资本市场为创新融资还须制度改革

2019-09-16 03:32

阅读:497

  最近,一场围绕资本市场为创新融资的话题在北京展开讨论,香港交易所董事总经理巴曙松高盛集团亚太区联席总裁白瑞德、瑞银证券总经理钱于军、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斌分别发表了观点。

  新经济在香港市场成为主要力量

  “2018年4月,香港交易所做了一次重大的上市制度改革,改革重心是怎样支持新经济,也就是如何为创新融资。”巴曙松说,经过一年多的实践,香港市场从一个原来主要为传统经济融资的资本市场,一跃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生物医药科技创新融资中心。在当年的融资额里,新经济占比大幅提升。

  生物医药科技是各国都受到严格独立监管的行业。巴曙松说,香港交易所做了大幅调整,不要盈利要求,不要现金流,也不要业务记录,只要有一个产品通过一期临床,不反对进入二期临床,市值达到15亿港元,再加几个基本条件就可以上市。这个案例的启示是,新经济有不同产业的特征,产品具有不同的风险收益偏好和特征。所以,要为创新融资,就要研究新经济不同于旧经济的特点。

  得益于内地新经济企业上市,香港2018年约有208只新股上市,融资额近2866亿港元,成为全球第一大IPO市场。巴曙松表示,在香港第一名融资额的构成里,新经济在香港市场首次作为主要力量,差不多占比接近一半。为新经济融资先要观察新经济不同产业的产业特征,这样才能针对性地调整金融体制,调整金融产品。

  在价值链攀升阶段创新尤为重要

  “过去10年的快速增长完全改变了中国经济,并加快了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发展。”白瑞德表示,在中国价值链的攀升阶段,创新尤为重要,它帮助吸引全球投资,创造出高价值的工作,并且让中国维持在全球市场的地位。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可以进一步加强创新,科创板的出现恰逢其时,可以通过进一步改革资本市场来推动创新。

  他还表示,中国近来进一步扩张资本市场的举措让他们倍感鼓舞。他们会进一步支持金融业改革和开放,用全球经验来推动中国资本市场创新。

  宜信公司创始人唐宁表示,中国的资金很多很多,但突出的特点是长钱少。一般都是半年、一年、两年的钱,支持传统经济项目和企业,是抵押担保类的。长钱如何给到中国的科技公司是一直思考和努力的问题。

  唐宁举例说,美国有30多万天使投资人,不以财富回报为唯一目标,他们一方面诉求财富回报,另一方面通过管理和经验去帮助创业者和早期企业。这样的群体在中国现在非常缺失。中国有大量资金通过个人投资者的方式参与到科技创新类的投资中。个人投资者很多都是来自传统行业,做房地产制造业进出口等,创造了大量的财富。如果诉求一年、两年、三年的短期回报肯定不行,投10年的话,对投资者风险也非常大,母基金的形式应运而生。所以,财富管理、资产配置的理念落地,才能够为中国的科技创新带来长期的钱。

  唐宁表示,基金是很好的国外投资者参与中国新经济科技创新的方式,无论是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数字化重塑,还是科技创新类的企业。所以,中国有非常大的机遇,让国外投资机构参与到中国的创新中,国外的投资机构对于长期投资是熟悉的,像养老金、大学校友捐赠基金等主权基金,习惯于投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是他们的优势,现在来到中国很有优势。

  对中国市场发展比较乐观

  “中国目前只有证券公司,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投行,国内券商大部分只是做通道而已,注册制的改革会大大提升国内券商行业。”钱于军对此表示,要敬畏市场、敬畏专业,注册制改革至少把实质审核的权力下放到交易所。投行一定要从市场的角度实施全方位的服务,帮助上市人做合理的估值和市场询价。行业要深入介入,比如风控。

  钱于军表示,在审核公司的过程中,他们会关注公司的几个重点。首先是IP,既然是科创企业必须有核心的IP,要符合科创板上市的几大要求。还有科学研究与试验发展,尤其是研发能力,科研的发明能不能商业化,能不能带来收入和利润?若干年以后能不能带来大股东价值的提升?

  展望未来,张斌对中国市场发展还是比较乐观的。他认为,放在20年前,资本市场最多是锦上添花,没有资本市场,债务类融资对于推动当时的主导产业发展也可行。但是放在今天,没有资本市场的发展,新兴产业就像无根之水。与此同时,金融服务业开放也在加速,会让资本市场在未来有更快发展。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0条评论

您不能发表评论,可能是以下原因

登录后才能评论

IPO新闻

更多

新股要闻

更多

再融资动态

更多

并购新闻

更多

财经人物

更多

财经杂谈

更多

金融服务机构推荐

更多
    暂无推荐机构信息

上市公司推荐

更多

媒体报道:

客服热线(工作时间:9:00-18:00)

010-85654921

客服邮箱:service@niun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