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当前位置: 正文

管清友:股市活跃是提高老百姓获得感的重要手段

2019-12-23 13:32

阅读:1198

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中国产经新闻报社、网易财经联合主办的2020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于12月22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开放新格局 智领新增长》。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在发表主题演讲中表示:

中央的增长目标弱化了以后,地方上也随机不断的调低增长目标,每次完成的都特别到位。这也是超出很多人初衷的现象。造成了最近几年经济增长呈现了L型,增加增长平了,波动不大,波幅非常小,我们称之为初期钝化,这两年看到有很多地方借助这样的机会,给经济数据洗澡、挤水分,挤水分的现象非常的明显。

金融领域是离钱最近的,最能反映人性的,无论对于机构和从业者来讲,是需要底线监管。在资产泡沫的过程当中,人性得到了充分释放,什么是人性,人性负面的东西得到了充分释放,行为基本上都出现扭曲,道德风险的情况非常严重。

股票市场的活跃非常关键,是增加老百姓获得感非常重要的手段。金融政策不能够帮助老百姓提高收入水平,有财产性和投资性收入,就做不到以人民为中心,活跃市场有很多种办法,要害在于建立严刑峻法式的监管制度。股票金融市场也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非常重要的方面。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下面有请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先生发表演讲。

管清友:非常有幸在这个环节做发言,刚才几位老师讲的非常全面,今天给我的是命题作文,从三个方面谈一谈对创新风险以及监管之间关系的认识。在互联网金融发展领域,我们需要反思它的发生、蔓延、整顿,确实很有必要接着这个话说下去。

现在在金融领域,可能在其他领域也有这个现象,我们称之为“大象现象”,屋子很小,装了一个大象,大家开门都能看到这个大象,问题在于,你没法把大象牵出来。问题很难解决,谈所谓创新风险观察的角度,结合实践分别说说。基本的结论,我们确实有必要去深刻的反思,由于宽松政策和监管漏洞带来了旁氏金融的局面,17年上半年,我讲过一个事情,旁氏金融的崩塌,为什么会这么说?不妨先从宽松政策来看,过去十年有三次大宽松政策,2009、2012、2014年的三次大宽松政策,2009年4万亿应对危机,2012、2014年分别是保7.5和保7。宽松政策周期越来越长,效率越来越小,债务密度越来越高了,也是今天大家谈论“保6”的时候比较纠结的问题。2012年以后,中央对于经济的判断出现了比较重大的变化,讲三期叠加,增长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镇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到现在的新常态、L型增长。现在回过头看,我们自己的观察,中央层面弱化了经济增长的目标,在历届政府工作报告里面都是指导型的,不是指令型的,必须完成的。我们评估过政府工作报告和五年规划,经济增长的目标虽然是指导性的,但是每年完成的力度都是特别大的,2012年以后,这种情况确实发生了变化,今天上午张军老师谈到这个问题没有,前两天在上海听最近的成果他也讲到这个问题。

中央的增长目标弱化了以后,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地方上也随机不断的调低增长目标,每次完成的都特别到位,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这也是超出很多人初衷的现象。造成了最近几年经济增长呈现了L型,增加增长平了,波动不大,波幅非常小,我们称之为初期钝化,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人为形成的两种说法,过去是自然形成的,经济进入新常态了,现在看人为因素痕迹是很重的,这两年看到有很多地方借助这样的机会,给经济数据洗澡、挤水分,挤水分的现象非常的明显。

在经济减速过程当中,有三轮大宽松同时在监管上我认为是出现了比较大的漏洞,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脱实向虚的情况,脱实向虚的表现在实体资产收益率低,大量的流动性涌向了金融机构、地产,金融占GDP比重达到6.35%,这个水平是达到了日本发生金融危机以前的数据的。2015年左右,资产的泡沫轮番出现,2012、13年信托泡沫,2015年上半年股票市场的泡沫,2015年6月底的股灾,2015年下半年开始房地产市场的增长,16年商品市场的泡沫,还有2016年年初的债灾。所以现在看如果说我们要反思的话,恐怕对于过去十年宽松政策首先是需要反思的,再引申下去对宏观经济理论要做反思。宏观经济学现在是遇到了发展经济学遇到的情况,现在遇到了困境,对现实的问题,似乎没有新的对策,也可以说束手无策,第二对于新出现的负利率的情况似乎没有很好的解释,负利率的情况违背了金融的逻辑了。这是第一个方面,从宽松政策的角度进行反思。

第二方面,从监管漏洞。现在宏观审慎+货币政策双支柱的结构,这种情况来之不易。监管的漏洞来自三个方面,第一方面来自于功能监管的漏洞,2015年股灾发生以后,业内开始注意到了,今天的金融市场、金融环境和以往大不相同,甚至15年股灾以后,我们一度觉得在国家宏观管理方面,金融领域出现失控的情况,境外敌对势力的说法,今天回头再复盘去看,我不知道我不是安全部门的,至少我没遇到过。这种局面由于对于创新的监管不及时导致失控的局面。实际上2014年年底证监会提出查备资,到2015年查杠杆的时候,证监会系统已经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问题在于在当时的情况下,2015年上半年的情况,光靠证监会是没法解决这个问题的。今天不是给哪个部门正面、负面评价,复盘看看,证监会自己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所以说至少从14年、15年的情况,功能监管上出现了比较大的漏洞。现在成立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部分弥补了这个漏洞,我想功能监管这个问题上,任重道远。15年股灾发生的时候,那时候看到的漏洞,像很多统计指标上不一致,这个肯定是需要解决的。对很多金融业务创新的定义,监管、评估、处理也是不一样的。这肯定也需要进一步去统一、统筹。这是监管漏洞的第一个功能监管。

第二是有央地监管的真空。回头看这几年金融风险的释放一个很重要的特点,由于过去地方政府支持的很多金融业态暴露出了风险,地方政府包括金融管理部门,是既要发展,又要监管。而且在地方金融局没有普遍加监管局这个牌子,地方金融办首要任务是发展。各地的交易所,P2P的业态和地方政府的鼓励和中央监管机构和地方监管机构的监管真空是有很大关系的。我也同意昨天领导发言的很多观点,这也涉及到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以后,互联网金融这种金融本质的清醒的认识,这也说明了我们对于监管的定位,包括对于所谓这些业态的定位,功能其实在监管和处置上决心不够。我们的监管机构会发现一个矛盾的地方,中央监管机构大部分和地方监管政府是平级沟通交流,地方在金融业发展的时候既当裁判员又当业务员,某个辖区金融发展又要鼓励,又要监管,出现了角色的冲突。过去几年的一个很重要的漏洞,是央地之间的监管真空,这种情况在17年以后慢慢得到解决。但是未来职责怎么划分,今天仍然是没有答案的。

第三监管漏洞从行为监管的角度。金融领域是离钱最近的,最能反映人性的,无论对于机构和从业者来讲,是需要底线监管。我们知道在资产泡沫的过程当中,人性得到了充分释放,什么是人性,人性负面的东西得到了充分释放,行为基本上都出现扭曲,道德风险的情况非常严重。举一个例子,12、13年政信合作比较火的时候,很多机构愿意给地方政府融资,在从业人员发现其实是有问题的时候,还努力愿意促成这个业务,这个里头具体的从业者是有具体的利益的。17年以后,整个金融的监管进入到了所谓的强化阶段。现在看起来,方向是对,但是确实有点矫枉过正,一刀砍下去之后,导致了流动性突然加速收缩。实施过程当中是有偏差的,对这个问题确实是有必要进行反思的。

前两天说供给侧改革的方向完全正确,实施过程当中也出现了偏差,你全是处理的民营企业,肯定有问题。

这会引发我们思考一个什么问题,到底什么是好的金融和坏的金融,是不是金融机构大赚其钱都是好的金融,如何评判一个好的金融和坏的金融,从我们的观察来讲,最近几年里,机构之间的分化是非常严重的,比如说银行领域,大的银行、股份制银行风险是比较小的,因为它们经历过新千年初期的那一轮的技术性破产,再加上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党建工作也做的非常好,出现问题的是城商行、农商行比较多,没吃过亏,业务太激进。

第三方面,涉及到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需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需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什么是高质量发展至少有几个定义?经济增长应该是有质量的经济增长,有质量的经济增长,可以从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可以从环境的改善等等这些方面去衡量,恐怕我们也得从中央提出的增加人民的获得感,提升人民的福利、福祉这个维度去理解。金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现在有一个话题特别重要,如何做到以人民为中心,这个词过去金融领域不大行,我们的金融政策,宽范围的金融政策,实际上非中性情况越来越明显,什么叫非中性?再用一个词描述非中性,就是社会阶层属性和阶级属性,我不鼓吹阶级斗争,不是那个意思,同样的政策对不同的社会阶层影响,差异太大。比如十年整体的宽松政策是拉大了社会财富差距和收入差距的。这不光是中国出现的情况,全世界都是这种情况。比如说我们在遇到对抗通胀的问题上,涉及到两种选择,猪肉价格、食品价格的上涨,CPI的涨幅今年下半年以来出现跳涨,这里头就有两种选择,很多人讲拿掉猪以后都是通缩,这个结论没错,但是我们要知道,我们的人均GDP水平只有不到1万美元,大部分老百姓对猪肉是很敏感的。如果说按照拿掉猪以后就是通缩,这个话实际上是没错,但是怎么样对抗通胀呢?受猪肉影响比较大的老百姓怎么办?核心CPI的分析不大适用于中国的分析。因为我们人均收入水平和美国不一样,差距太大,美国5万美元我们人均GDP才1万美元。易纲行长在《求是》杂志里的文章大家要认真看看,如果说我们的金融政策,货币政策需要以人民为中心,保持币值、汇率的稳定就非常关键。

再有一个例子,如果说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以人民为中心,金融服务的便利性、普惠性如何解决。互联网金融一方面确实出现了风险,另一方面对于普通老百姓服务确实很便捷,为什么出现泡沫?互联网金融老百姓需要,传统金融机构是严重不足的,是不方便的,是成本提高的。这个时候,对于互联网金融的态度是一刀切、一关了之,还是分类指导。这是需要反思的。

第三个例子,股票市场的活跃非常关键,是增加老百姓获得感非常重要的手段。金融政策不能够帮助老百姓提高收入水平,有财产性和投资性收入,就做不到以人民为中心,活跃市场有很多种办法,要害在于建立严刑峻法式的监管制度。现在这种情况,我相信大家有很多讨论,甚至业内人士私底下无奈感慨,是不是我们这样的国家搞不好股票市场,严格透明、规范的监管非常重要,注册制推出以后,我是抱有非常大的期望的。股票金融市场也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非常重要的方面。

时间关系汇报这些,供大家参考。谢谢。

0条评论

您不能发表评论,可能是以下原因

登录后才能评论

IPO新闻

更多

新股要闻

更多

再融资动态

更多

并购新闻

更多

财经人物

更多

财经杂谈

更多

金融服务机构推荐

更多

上市公司推荐

更多

媒体报道:

客服热线(工作时间:9:00-18:00)

010-85654921

客服邮箱:service@niuniu.com